我的商務中心 | 修改資料 | 退出登錄
通行證: 立即注冊
首頁 » 專欄 » 專欄文章 » 梁憲平 » 收單需要規范,風險需防控,職能需值守,權益需剝離
支付圈公眾微信平臺號:paycircle | 超級QQ群:210331756
123456
123456

收單需要規范,風險需防控,職能需值守,權益需剝離


【發布日期】:2013-08-30  【來源】:PayCircle支付圈  【作者】:梁憲平

      【PayCircle支付圈核心提示】從2012年3月19日,支付寶當日宣布推出物流POS支付方案,并投入5億元升級中國電商COD(貨到付款)體系,這是支付寶首次布局線下支付。支付寶官方媒體當時就表示,支付寶不搶銀聯和銀行的生意,支付寶物流POS支付業務只圍繞電商展開。雖然支付寶一再表示不與銀聯、銀行搶生意,然而,利益之爭讓阿里巴巴相關創新業務一直受到銀行以及銀聯的抵制。
   2013年8月27日支付寶官博稱:“由于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寶將停止所有線下POS業務。對原有合作商戶我們會妥善處理,不會影響商戶的正常業務。由此給用戶和合作伙伴帶來的不便,我們深表歉意。但在支付創新的探索上,我們永遠不會止步。”,當日和訊網消息即時報道了此則消息并根據和訊網此前報道《 銀聯無視央行新規 封殺第三方支付被指逆勢而為 》(http://bank.hexun.com/2013-08-26/157443023.html),在和訊網新聞中表明,這或許意味著銀聯線下線上全面封殺第三方支付公司計劃正式啟動(http://bank.hexun.com/2013-08-27/157472652.html)。
  一句“由于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讓支付寶“敢怒不敢言”的情緒表露無遺,頓時讓外界對原因猜測紛紛。從2012年3月19日,支付寶當日宣布推出物流POS支付方案,并投入5億元升級中國電商COD(貨到付款)體系,這是支付寶首次布局線下支付。支付寶官方媒體當時就表示,支付寶不搶銀聯和銀行的生意,支付寶物流POS支付業務只圍繞電商展開。雖然支付寶一再表示不與銀聯、銀行搶生意,然而,利益之爭讓阿里巴巴相關創新業務一直受到銀行以及銀聯的抵制。
  2012年3月在支付寶物流POS方案下,刷卡收銀、取件和簽收錄入等功能,配送員都可以通過一個支付寶POS終端完成,而且刷卡收單后,還可以實現資金快速轉賬到電商和物流商的支付寶賬戶。在交易過程中,涉及到銀行、付款者支付寶賬戶、電商或物流支付寶賬戶,從頭到尾都繞過了銀聯。隨后,線下收單業務范圍很快擴展到航旅酒店、在線生活服務(如汽車、房產的O2O銷售)等多個領域。支付寶方面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為市場提供的POS終端收單設備超過了3萬臺,每筆訂單向商家收取0.35%到0.8%的服務費。而以往規矩是,銀聯POS機的結單手續費會根據7:2:1比例分配。即發卡行占70%,收單機構占20%,清算機構(銀聯)拿10%。最后這10%,是銀聯收入的重要構成。
  第三方支付領域的戰爭,因為著名的金融攪局阿里旗下的支付寶的公開聲明而再次升級。而這一次,中國銀聯看似守住了自己的地盤(線下銀行卡收單)。本人認為這只是暫時的,遠沒有中國銀聯想像的那么簡單:
  首先,二百多家有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絕對不可能輕易放棄這個市場!
  其次,中國銀聯目前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去“詔安”所有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其中支付寶的線上業務,銀聯的網上支付就無法與其對抗!
  而就在近日,中國銀聯召集了52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召開收單辦法解讀會議,銀聯人士在會上強調了跨法人交易發送方式不得繞過銀聯。
   從2013年7月9日央行《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正式出臺到銀聯收編【詔安】第三方議案(銀聯在7 月召開的四屆六次董事會上,提出《關于進一步規范非金融支付機構銀聯卡交易維護成員銀行和銀聯權益的議案》),再至8月27日“支付寶官博稱:由于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寶將停止所有線下POS業務”,這些都種種動作都表明第三方支付機構(即非金融支付機構)在和銀聯在支付領域為了這塊蛋糕不斷得在爭奪。這其實是對銀聯作為支付領域的扮演多個角色的不滿的再一次宣泄!
  作為第三方支付市場的兩大巨頭,支付寶與中國銀聯的關系一直處于敏感當中。早在2005年,支付寶在做線上支付時便希望能與中國銀聯合作,以避免單獨與每家銀行進行洽談,但彼時遭到了銀聯的拒絕。在2011年,支付寶已經聲名鵲起后,也與銀聯談過合作,最后依然沒有下文。
  而面對銀聯的施壓,支付寶不得不叫停線下POS收單業務。不過,其他第三方支付企業暫時不會跟進(其根本還是受體質和銀聯的制約,為了自身利益,行業內或許很難有企業再效仿支付寶如此對抗銀聯),但是第三方支付與銀聯之間的博弈或許還將長期持續下去。本來中國的金融機構(銀行)就對創新,服務很少,第三方支付行業的立足之本就是創新,沒有創新,這個行業價值就會被削弱。
    利益之爭必然會讓阿里巴巴相關創新業務受到銀行以及銀聯的抵制,而第三方支付機構逆襲線下市場的美好愿景,也或將因此大打折扣;這次的銀聯的“詔安”更不利金融的創新而且也削弱了支付企業價值。
  鑒于最近央行7月9日發布了《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其第26條“收單機構將交易信息直接發送發卡銀行的,應在發卡銀行遵守與相關銀行卡清算的協議約定下,與其簽訂合作協議,明確交易信息和資金安全、持卡人和商戶權益保護等方面的權利、義務和違約責任”,暗示了第三方支付機構(即非金融支付機構)可以繞過銀聯,直接發卡銀行,這點上大家都認為是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推進起了非常樂觀的態度,是利好的消息,豈不知,在今天的環境下,即使多幾個銀聯,多幾家支付清算結構,到頭來還是和現在的銀聯一樣;我們都知道現在銀行也有200多家,但服務上真能給為大眾提供的服務還是有限,并未真正服務于大眾,這也是為什么外資銀行入駐中國境內,帶來不小變化的原因之一。
  即使這樣,銀聯還是在2013年7月召開的四屆六次董事會上,提出《關于進一步規范非金融支付機構銀聯卡交易維護成員銀行和銀聯權益的議案》:
  9月起,各成員銀行停止向非金機構新增開通銀聯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無卡取現、轉賬、代授權等銀聯卡業務。
  年底前,非金機構線下銀聯卡交易以間聯或直聯模式一點接入銀聯網絡,商業銀行不再保留其與非金機構銀聯卡線下交易通道。
  2014年7月1日前,實現非金機構互聯網銀聯卡交易全面接入銀聯。
    這樣近期各大支付媒體,紛紛以“銀聯封殺第三方支付被指無視央行新規”,
為由發布了不少新聞,市場上多數聲音質疑銀聯此舉涉嫌壟斷,但銀聯方面則以:“這是為了防范風險”為由回應,其實理由實在牽強。
  自 《關于進一步規范非金融支付機構銀聯卡交易維護成員銀行和銀聯權益的議案》披露之后,第三方支付機構接入銀聯網絡增加的手續費率將達到千分之三, 預計2014年網上支付將達8萬億元的交易額,這樣增加的手續費將達到240億元,這些成本將由第三方支付機構承擔,并可能向商戶、消費者轉移。
  本人認為這種算法存在一定的事實和邏輯錯誤,千分之三的差距,只可能存在于直連銀行時議價能力極強的個別機構的最極端情況,對于議價能力較差的中小第三方支付機構,接入銀聯后手續費成本不但不會提升,可能還會下降。“以最極端情況的費率計算整個行業手續費成本,無助于得出準確結論”。
  目前絕大多數第三方支付機構都是逐一與銀行談判建立連接,無法覆蓋所有銀行,接入銀聯網絡后,第三方支付機構將可全面受理所有銀行發行的銀聯卡,勢必帶來業務量和客服服務水平的提升,增加收益。
  關于千分之三費率的來源,銀聯方面回應稱,可能是有關方面將0.3%~0.55%的中間值取為0.4%,再減去實際手續費費率0.1%得出千分之三的費率,實際上近年來銀行與第三方支付機構之間的費率價格,尤其是信用卡費率已逐步提升,總體水平已經和銀聯通道接近或持平。
  銀聯業務管理委員會于2012年12月19日發布的銀聯17號文中稱,“據調研,在銀聯卡線上支付業務中,非金融機構向主要成員銀行支付的實際手續費費率平均僅為0.1%左右,大大低于銀聯網絡內0.3%~0.55%的價格水平”。
     根據最新的易觀國際發布的報告顯示,2013年第二季度中國第三方互聯網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到13409億元,環比增長7.1%,較第一季度3%的增速顯著加快,第三方互聯網支付在經歷了傳統的第一季度的低增長之后,第三方支付企業的細分市場的交易規模開始得到釋放,對互聯網支付交易規模有較大的帶動作用。
  從市場格局來看,支付寶、財付通、銀聯網上支付分別以46.3%、20.0%和13.1%占據市場前三位,合計占據整個市場約80%的市場份額。銀聯網上支付仍占據第三位!80%以上的互聯網支付不接入銀聯網絡,且與銀行議價能力較強。
  目前80%以上的市場只承擔銀行的費用,如果通過銀聯轉接,則增加了銀聯的轉接費,市場必將受到沖擊!“如果要求所有支付公司接入銀聯,那中國的支付公司其實就全變成了銀聯的渠道和代理商” ,本人是這樣認為。
  固然支付寶是在此時推波助瀾,但也有其內部策略的考量,為此,支付寶不得不建立一套自己的獨特的基于互聯網的模式來逆襲線下支付市場。
  今年(2013年)年初,支付寶與阿里巴巴旗下的O2O業務全面整合,其客戶端打通了聚劃算、美團、高朋等多家團購網站,并與之前戰略投資的丁丁網深度整合。通過管理優惠券和核銷的模式,打通消費者、商家和支付寶三方。這樣的方式更加有利于線下商家對支付寶提供的移動支付的接受。并停止了相關的一切的COD線下銀行卡收單業務,并以其自有的“創新線下收單手段”為主要收單工具,積極推動其線下的收單業務。這其實還是為了不被銀聯所控制!
  本人認為在目前狀況下,其實是監管空白:銀聯與央行在角力!
  第三方支付在線下收單業務方面的監管一直處于空白。
  今年7月,央行發布《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的出臺,將銀聯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矛盾推向前臺。該《辦法》第二十六條在第三方支付人士看來,這意味著第三方支付可以與銀行信息直連,而不需要再通過銀聯。
  而銀聯方則強調,該二十六條規定是建立在“以發卡銀行遵守與相關銀行卡清算機構的協議約定”之上。而在銀聯高層看來,根據《銀行卡業務運作規章》規定,銀聯卡跨行交易應統一送中國銀聯處理;確因業務創新等原因,收單機構需將銀聯卡交易信息直接發送發卡銀行的,雙方應向中國銀聯提出申請,經評估審核并簽訂協議后,開展相關業務。
  本人認為銀聯自身是經營機構,不是政府部門,出臺文件對第三方支付企業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第三方支付企業有權選擇是否接入銀聯通道。銀行與第三方支付繞過銀聯的趨勢只會越來越明顯,這是大勢,也是提高效率的最好辦法,雖然上述本人也陳述了在中國現有的環境下,不可能有太大的變化,但就銀聯“詔安”第三方這個觀點的提出,本人認為,從市場的規范和風險的防控角度來講,是合理的,但銀聯和銀聯商務在市場上的行為,是公眾大家都再清楚不過得了(公所周知的)!
  如果中國銀聯希望能規范市場并防范風險:
  首先、要做的就是身份上分定位清晰;(不再即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
  其次、中國銀聯和銀聯商務公司徹底股權分離;
  第三、中國銀聯只履行卡組織的職能,即提供各個發卡銀行和收單銀行之間的數據轉接及清算業務,不再涉及到收單業務,也不在控制小銀行的發卡業務。
  這樣才有能使中國的收單市場更加規范化更加理性化地發展。
 
 
[ 專欄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123456
TOP10PayCircle熱點新聞排行榜
  • 排行
  • 文章標題
查看完整榜單>>
查看完整榜單>>
财神猛料单双中特网
收縮